学校首页 - 新闻首页 - 元旦献词 - 鲁大要闻 - 文件发布 - 新闻博览 - 理论观点 - 光影鲁大 - 媒体视角 - 名师校友 - 鲁大标志 - 风格投票 
 
支教故事
2019年06月20日     (点击: )

支教故事

作者:何晓静

在写之前挣扎难定,一改再改,脑海里闪现过一帧帧模糊或清晰的画面,混乱不堪思绪难安,不知如何下笔。打过草稿,画过框架,想过层层递进的内容,在写时却思路一再枯竭中断无法延展。看书静心,效果欠佳;写出后又废弃。慢慢听歌,渐缓镇静。我想,去书写支教故事或许是一件不可强求,难以描述的事情。稍有杂念,便断绝。因此便循着歌,摸索记忆,随心而写,凭兴而至。不讲逻辑,不问规律,不思启发,只谈所获,只说欣喜。

我想起星空。漫天繁星,满地的影影绰绰。灯光已歇,四下寂然。而那弥天的星星只能让我想起梵高的星月夜,这星夜是年轮一般的旋转,是萤火一般的透亮。配着黑沉的夜幕,显得黯然而又耀眼。那天没有皎然的清泉月色,正是这重重叠叠的繁星,沉淀心灵。坐在树丛影畔下的人啊,享清风拂面,听耳边轻语,惬意安然。

我想起玫瑰,或者是月季。它尚且带着些许朝露,或含苞未绽,或大开大合,或羞意缠绵。它清丽婉约地静静绽放在细细瘦瘦的枝丫,蘸着阳光,沾着雨露。它安然躺在手心,或者明媚立在杯中,带来色彩,带来风,带来彩虹。

我想起玉兰。是那圣洁的那两支,开在阳台,开在角落。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,玉兰空若幽草,绰绰约约,无人赏,花开尽,尽是舒展的姿态,尽是淋漓的姿态。

我想起月色。想起漆黑夜色掩映下的月色,是洒下人间的春辉,是倾泄人间的流水,是薄薄轻纱,是条条缕缕的银色丝线。高楼上的灯投射很远,把这一方天地照得亮堂,对面的人儿在絮语呢喃。他在歌唱,他在欢笑,他眼神深邃的凝望,我觉得他看云时很近,看我时很远。

我想起那些弯又长的路途。有小人儿把腿而奔,有人紧随其后咋呼而应。嬉笑怒骂倾漏田野,金黄的麦穗笑得弯了腰。有时是大伞与小伞,轻轻缓缓;有时是小手与小手,春风满面;有时是骄阳满天,有时是阴雨延绵。有时泥泞,有时平坦。但长或短的身影总是穿梭在山间,穿过一条路不见了,翻过一座山又出现。

我想起身影,或许是背影。在操场上疾行逃窜的好似光影般难抓其形。像水塘里的一尾尾鱼,投入石子就惊慌四处逃窜。影子啊总是与你不离,她们沾黏在你的衣裳,充盈你的手掌,攥紧你的手臂,又或是翻跃上脊背,环绕你的腿。她与你不可稍歇,她立在你身前,躲避在你身后。她在等你欢笑,等你给予拥抱。

我想起洗过的洁白的碗浮沉在清水间和那晾晒的衣裳。

我想起五毛钱的花生奶。唯有味蕾最能记住回忆。它在一瞬间唤醒沉睡的一切。门口的小卖部,门口的石子路。

我想起那支舞。七零八落又欢声笑语的舞。它在空荡的场面上奏响又歇落。

我想起浑厚或稚嫩的嗓音。总有声音回荡在耳边,是从一间间里飘出来的一声声,是夹杂其中的,是男声,女声,童声,是朗读声,讲课声,说话声。是一个个字,是一段段情。我想起稚嫩的嗓音的轻唤和稚嫩的容颜,是葡萄般的水润的眼,毛茸茸的头发,也是蹲下来才能触碰到的柔软的脸。

我想起很多,很多。我想起慷慨激昂,我想起情谊绵长。他们仍困顿在一山又一山里面,他们仍在里面。我在想还能不能和他们再见面。往日欢腾的操场今日还奔跑着身影吗?往日叮当作响的锅碗瓢盆今日还在歌唱吗?我们静悄悄地来,又静悄悄的走了。云彩依旧,青山不改绿水长流。总有什么流淌在心间。

故事总是不会断。

上一条:长岛渔号马拉松
下一条:追逐梦想
关闭窗口

 
<